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展厅 > 川农英杰 > 革命先烈 > 正文

【革命英烈】曾廷钦:人民的好女儿

2018-09-10 17:04:59 作者: 访问量:500

曾廷钦,乳名清容,别名曾纹。四川井研县人,1923年农历2月出生在一个破落的封建家庭中。

30年底初期,曾经留学西欧的李嵩高再井研县办了一所六泽公学。曾廷钦的哥哥曾廷藩在哪里就读,受到了该校进步教员的思想影响,参加了革命活动,并在日记里记下了活动情况。后因反动当局搜捕,曾廷藩被迫离开了家乡。曾廷钦细读了哥哥留在家中的日记,深受感动,从中受到了革命的启蒙教育。

12岁那年,曾廷钦考入井盐中学读初中.在那里,她受到了进步教师左泉等人的影响。不久,这几位教师被反动当局逮捕了,曾廷钦因此也受到了牵连,被迫停学。次年秋天,她考进了乐山县女中。初中毕业后,她又考进了公费的江苏蚕桑学校。一年以后,在好友李树明的资助下,考入了成公中学。这时的中国,物价不断上涨,曾廷钦和李树明的生活一度陷入了极为艰苦的境地,但他们还是咬紧牙关继续读了下去,这也加深曾廷钦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憎恨。

学府踏上征程

1945年秋,曾廷钦考入了望江楼畔的四川大学农学院蚕桑系。她进校的时候,正是川大进步学生运动又开始活跃之时,这对于青少年时期就受进步思想熏陶的曾廷钦来说,无疑是人生的重大转折。

曾廷钦平时沉默寡言,喜欢读书,尤其喜欢文学书刊。通过与农学院进步女同学的接触,她逐渐加入到了革命学生运动的行列中来,并成为了川大进步学术团体“文研”(川大文艺研究会简称)的会员。在“文研”中,她认真学习了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重要文献和李何林的《二十年文艺思潮论》等进步的文艺理论,阅读了鲁迅、郭沫若、巴金等人的文艺作品。她还向报刊投寄稿件,有时也在《半月文艺》壁报上写一些东西。同时,“文研”和其他进步学术团体,如“时事研究社”、“文学笔会”、“自然科学研究社”、“女声社”、“自由读书会”、“旭光学术社”、“离离草社”等一样,在川大党组织和“民协”的领导下,是进步学生运动的主要力量。曾廷钦在学生运动中,勇于实践,不断地锻炼和提高自己的革命理论水平。

1947年冬至1948年春开展的“助学运动”中,曾廷钦被编入了以“文研”会员为主的助学队。从大年初一起,他们就到南郊武侯祠一带开展宣传讲演和义卖活动。以后的两个星期里,他们都在城内进行义卖、义演和劝募,在少城“公馆区”深入街巷逐户宣传,义卖助学花、助学报、助学春联、助学贺年片等。曾廷钦的身体很瘦弱,但她并不因此有一丝懈怠,大家劝她休息,她坚决不要什么照顾,和大家一起战斗,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1948年震惊全国的“四九”血案,沉重打击了蒋介石及其爪牙王陵基,动摇了蒋家王朝在四川的统治。国民党反动当局迫不及待地加紧了队进步学生运动的镇压,先是在反动报纸上公布所谓涉嫌共产党的 “奸匪”名单,继而又实行大逮捕,设特刑庭无理审讯革命者。已经在斗争中发展壮大起来的进步力量在党的领导下,贯彻上级党组织关于“隐蔽精干,积聚力量,以待时机”的指示,对已暴露的共产党员和民协会员设法撤离到外地去工作,尚未暴露的同志则继续;留校工作和斗争。曾廷钦由于未暴露,就继续留在学校。工作和斗争。这时,她在校参加学习世界语的活动中,结识了为人诚朴的川大理学院化学系男同学伍权钧。伍权钧是川大进步学术团体“自然科学研究社”的成员,他们的接触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马边河畔干革命

1949年夏天,川大党组织根据川康特委的指示,再次有计划地转移了一部分党员和“民协”会员到农村去发展群众、组织群众、迎接解放。此时已大学毕业的曾廷钦被组织派到沐川马边河据点去工作,以高笋乡小学教员的身份为掩护。不久,她就在那里与伍权钧结为革命伴侣。

19499月,“民协”在沐川舟坝师范建立了干事会,曾廷钦是高笋地区的“民协”联系人。她勤恳踏实地在教师和学生中进行革命的宣传教育工作。她经过群众工作的实践和考验,提高了觉悟,被吸收为中共党员。

曾廷钦既有坚强的革命意志,又有严格的组织纪律性,她和伍权钧尽管是夫妻,互相有深刻的了解,但他们没有直接联系的组织关系,他们经常一道学习,分析形势和情况,研究革命工作方法,但从不涉及各自的组织方面的问题,彼此却能很好的配合默契。

194910月,上级党组织指示,要在沐川马边河一带着手组织革命武装,以配合解放军主力部队截击国民党部队溃逃残部,并争取实现马边河地区的和平解放,保证地方安全,防止地方恶霸乘机作乱,防止国民党参与的散兵游勇溃散潜藏。根据组织的安排,曾廷钦于12月初来到党组织领导的革命武装——川西南军区所在地舟坝师范学校,积极参加了革命武装的准备工作,被分配在政治部宣传部工作。不久,上级党组织又作出了如下安排:党组织及其领导下的革命武装人员大部分去三十师(当时解放军三十师已与舟坝革命武装力量会师),一部分转入地方工作。

根据组织的安排,曾廷钦随一部分转入地方工作的同志来到了沐川县城向县委报道。考虑到她瘦弱的身体,县委领导打算把她留在县城的机关工作,但她坚决要求到基层去。就这样,曾廷钦被分配到了县城的机关工作,但她坚决要求到基层去。就这样,曾廷钦被分配到了四区征粮工作队和队长高静培一起,到高笋乡作群众工作。她深入乡村宣传《共同纲领》和《约法八章》,使该地区在和平解放后,保持了平稳的局面。

川大的 “丁佑君”

1950年春节过后,按照上级的指示,征粮工作亟待展开。而高笋乡的恶霸、匪首尹乐尧,胡安品等,也在蠢蠢欲动,暴乱的图谋也已日见端倪,气氛日趋紧张。这时,沐川县委书记杨波凌同志去四区检查工作到了高笋乡,发现了这个问题后,由于当时队长高静培去一个较远的村子工作未回来,杨波凌心急如焚,在兴怀叵测的匪首尹乐尧离开工作队所在地以后,立即对曾廷钦说,这里的情况很异常要提高警惕,随时注意事态的变化与发展,并要与县区取得联系。

2月中旬的一天,工作队在高笋小学召开征粮工作大会,恶霸、匪首尹乐尧。胡安品也来到会场,暗地里,他们已经布置匪徒把高笋小学周围和各个场口包围起来。就在这时,胡安品突然下令,把工作队的几个同志捆绑起来,拖到外面早已挖好的土坑前面,此时,工作队的同志们都表现得非常英勇,毫无畏惧,沿途义正言辞的怒斥匪徒。恼羞成怒的匪首下令先把工作队中的两个外地同志杀害了丢在坑里。接着,匪首又对曾廷钦和高静培施行威逼利诱,妄图使曾廷钦他们屈服,与他们图谋相反的是。曾廷钦大义凛然,面对屠刀无所畏惧,大声的向场内的群众说:“共产党领导人民解放了全中国,人民的江山稳如泰山。”并且正告匪徒们:“只有向人民缴械投降才是出路,血债要用血来偿还。”面对坚强的共产党员,匪徒技穷了,终于下了毒手,将曾廷钦、高静培残暴地杀害在了场口并推下深坑。在场群众无不痛哭失声,更多的人怒视匪徒,表现了对曾廷钦等同志的崇敬。

   曾廷钦牺牲时年仅27岁,她死得十分壮烈,被称为“川大的丁佑君”,人民的好女儿。在沐川县烈士陵园,有她大义凛然的塑像,在她的家乡井研县,人民总会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纪念她。她的母校四川大学也将自己忠诚的女儿的名字镌刻上了耸立在校园内的烈士纪念碑上。



Copyright © 2016 四川农业大学 档案馆(校史办公室). Sichuan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 0835-2882932;028-86293129

地址: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新康路46号四川农业大学老校区艺术楼二楼档案馆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公平镇惠民路211号四川农业大学图书馆501。